ope体育登陆-容忍特朗普发帖煽动暴力…扎克伯格,你的脸不疼吗?

ope体育登陆-容忍特朗普发帖煽动暴力…扎克伯格,你的脸不疼吗?

总统在社交媒体上乱说一气、煽动暴力怎么办?

在上回给总统发布的假消息打上“事实核查”标签却没有删帖的推特公司这回吸取了教训,给“犯事儿”的推文标记为“违规”,虽然还是没删帖但至少“雪藏”了推文。而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(CEO)扎克伯格则选择无动于衷,即便招致公司员工的反对,他依旧以所谓的“维护言论自由”辩解。

眼见着美国国内因为黑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而示威、游行、骚乱四起,CEO却毫无作为,甚至与备受质疑的总统“勾搭”在一起,愤怒的员工举行了虚拟罢工,至少有两人从公司辞职。汹涌的批评与质疑正冲着扎克伯格和他的脸书公司而去。

脸书公司CEO扎克伯格(右)和特朗普。

1

正当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掀起巨大民愤之时,5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上贴出了一段文字,其中的一句话惹怒了众人——“抢劫就开枪”(when the looting begins, the shooting begins)。

“抢劫就开枪”,这是上世纪60年代后期一名对黑人社区持有极端偏见的迈阿密警察局局长的“名言”,这句话在当时就引发了美国民权人士的强烈不满。因此,在许多美国人看来,特朗普的“引用”明显带着种族主义的意味。

很快,此前刚刚给特朗普的推文首次打上“事实核查”标签的推特公司对总统的再次“胡言乱语”做出了反应,将这条推特标记为“违反关于禁止美化暴力的推特规则”,但出于“新闻价值”的考虑没有删帖,而是将其从特朗普账号的首页隐去,只有当用户点击“查看”才能看到这条涉嫌违规的推文。

特朗普这条推特被标记为“违反关于禁止美化暴力的推特规则”且被隐去。

而脸书公司毫无动作,甚至拒绝对总统的帖子采取任何措施。

脸书对于这条帖子没有采取任何措施。

不仅如此,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还为此辩护。“与推特不同,我们没有政策规定要求我们在可能煽动暴力的帖子前面添加警告。因为我们认为,如果帖子煽动暴力,那么无论它是不是具有新闻价值,都应该将其删除,即使帖子来自政治家,也是如此。”这份回应似乎就是在说特朗普的帖子没有煽动暴力。

但回过头来,扎克伯格又写道:“就个人而言,我从内心里对这种分裂和煽动性的言论有负面反应……但我不能只是以我个人的身份,而是要以一个维护言论自由的机构的负责人对此做出反应。”言外之意,脸书拒绝向总统的帖子“动刀”是为了维护言论自由。

除此之外,扎克伯格还在5月29日当天和总统特朗普通了电话,据美国媒体报道这是一通“富有成效”的通话。

2

一面宣称总统的帖子没有煽动暴力,一面又承认帖子给人不好的感觉,老板扎克伯格前后矛盾的回应让脸书公司的一些员工感到了不适,纷纷要求脸书采取行动,但却遭到了老板的拒绝。

那就罢工!

别以为员工都因为疫情居家办公,罢工就变得不痛不痒?这可不见得。

6月1日,因为新冠疫情而在家办公的数百名脸书员工,就因为不满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对总统特朗普煽动暴力的不作为,而采取了虚拟罢工的方式以示抗议。

虚拟罢工不只是不工作,他们还在脸书的竞争对手推特上发帖,掀起了一股抗议浪潮。脸书公司的设计经理杰森·斯提曼发推表示,脸书公司内部不只是他一个人在战斗,“在反对种族主义方面,没有中立立场”。在脸书公司旗下的照片墙工作的凯蒂·朱参与了6月1日的虚拟罢工,她表示自己对公司的表现感到“深深的失望和羞愧”。脸书公司产品管理总监杰森·托夫也表示,这件事让自己很难为自己在脸书公司工作感到自豪,“我的大多数同事也有同感”。

在他们看来,虽然脸书是一家科技公司,但依旧需要担负起社会责任,整治平台上的暴力言论,即便发表暴力言论的是总统。“提供煽动暴力和散布虚假信息的平台是不可接受的,不管你是谁,不管是否具有新闻价值。”脸书公司的设备入口设计负责人安德鲁·克劳愤怒地发推道,“我不同意马克(·扎克伯格)的立场,并且会努力促成改变。”

安德鲁·克劳推文截图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脸书公司软件工程师蒂姆希·埃夫尼等多名员工因为对扎克伯格的应对方式不满而选择辞职。

还有一些抗议者6月1日出现在扎克伯格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住宅门口,并前往附近的脸书公司总部举行抗议活动。

3

面对总统特朗普备受争议的言论,以及公司内部的强烈不满,扎克伯格称自己做了一个“艰难的决定”。

然而,去年10月在国会作证时扎克伯格是这样说的:“如果任何人,包括政治人物,说着可能引发暴力或导致人身伤害的话,我们将把这些内容全部删除。”一面宣称要不顾情面删除宣扬暴力的帖子,一面却将不删总统的帖子强行辩解为“维护言论自由”,这不禁又令人想起去年脸书公司以所谓的“散播关于香港示威的虚假信息”等为理由,接连封杀平台上大量中国账号,然而这些账号不过是揭露了暴徒的行径而已。这一回,扎克伯格终于自己扯下了所谓“言论自由”的虚伪面纱。

扎克伯格于 2019 年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。

“多年来,特朗普总统一直享受着脸书的规则优待,一再发布令人憎恶的消息……马克总是告诉我们,他会跟宣扬暴力的发言划清界限,但他周五的回复告诉我们这是个谎言……我为我的国家感到害怕,我不想再为此辩护。”埃夫尼在自己的脸书账号下写道,脸书公司“参与传播仇恨,正站在历史的错误一面”。

因对扎克伯格应对方式不满而辞职的软件工程师蒂姆希·埃夫尼脸书截图。

(文中图片GJ、网络综合)